此人是梁山地伏星演技远胜孙二娘道行太浅几乎

  梁山好汉中以动物为绰号者众,这其中又以老虎最多。如果不算打虎将李忠之外,梁山以虎为号的共有十一人之多。本文要谈的则是其中的一位。

  金眼彪这个绰号,有两个地方值得住注意。首先是“彪”。在神话传说中,彪是老虎所生的第三子,但生性凶恶,民谚中有“虎生三子,必有一彪。彪最犷恶,能食虎子也”之说。金眼也是个说法,出自南北朝庾信的《枯树赋》:“熊彪顾盼,鱼龙起伏”,由此推断,施恩的眼珠很有可能为黄色。

  施恩,本是孟州牢城的小管营,官职不高,却在当地颇有势力。他的父亲是牢城管营,不仅与孟州两院康节级关系密切,且与叶孔目非常要好。之所以在孟州能拥有如此的地位,最关键的是一个字:钱。

  施恩的生财之道有两个,一是在牢城敲诈犯人,杀威棒、涂布袋的刑罚有钱就能免除。另外,施恩还在孟州东门外的快活林开了一家酒店。施恩自己是这样介绍的:

  小弟一者倚仗随身本事,二者捉着营里有八九十个拚命囚徒,去那里开着一个酒肉店,都分与众店家和赌钱兑坊里。但有过路妓女之人到那里来时,先要来参见小弟,然后许他去趁食。那许多去处,每朝每日都有闲钱;月终也有三二百两银子寻觅,如此赚钱。

  不过,新来的张团练却让施恩不再“快活”。张团练指使蒋门神打了施恩,夺了快活林。施恩无奈,只好在牢城的犯人中寻找高手对付蒋门神,以夺回快活林。

  正巧此时武松被押解至孟州牢城营。很显然施恩父子对于武松的情况非常了解。于是施恩绞尽脑汁,先是命人好酒好肉招待,暗中观察。然后又亲自出马,在武松面前献足了殷勤,这演技比起之前武松在十字坡遇到的孙二娘要高明太多。武松本是个知恩图报的汉子,被施恩的演技一感动,于是便醉打了蒋门神,帮施恩夺回了快活林。

  不过,随着张团练的结拜兄弟张都监的出面,武松再度被抓。虽然此事经过张都监与张团练精心策划,却暴露出施恩在官场上的道行实在太浅,经验不足。

  何以见得呢?因为施恩只知道张团练是蒋门神的靠山,却完全不知张都监又是张团练的结拜兄弟, 直到武松被抓,施恩的父亲才打听出这层关系。由此可见,这对父子官场经验实在是不咋样。

  为了救武松,施恩父子花了不少的力气,也用了不少的银子,结果武松被刺配恩州。不过施恩明知道押送武松的公人心怀叵测,却仅仅是提醒武松注意提防,这与当初武松醉打蒋门神时“暗暗地选拣了一二十条壮健大汉,慢慢的随后来接应”相比,显然有天壤之别,是何居心,读者一看便知分晓。

  幸好武松武艺高强,大闹飞云浦、血溅鸳鸯楼,杀了张都监、张团练和蒋门神,最终上了二龙山落草。而施恩也受到此案的牵连,不得不连夜举家逃往,后来打听到武松在二龙山,便前来投奔,之后又与武松等人一起上了梁山。如果施恩在官场的道行高明,其实从一开始就可避免快活林被夺的情况发生,也就不存在后面的武松打人、杀人一事了。

  施恩上了梁山排座次,施恩名列第八十五位。他的分工很有意思,居然是十七员步军将校之一。以他的地位功夫能获如此地位,这里面多多少少是宋江等人对二龙山派系的关照。梁山招安后的四大战争,施恩全部参加,后来在征讨方腊的常熟一役中落水淹死。